网易彩票

                                                                  来源:网易彩票
                                                                  发稿时间:2020-05-25 08:59:19

                                                                  (四) 凭证扣除问题。试点政策规定“取得工资、薪金所得和连续性劳务报酬所得的个人,应及时将相关凭证提供给扣缴单位,作为税前扣除的凭证”。新个税法简化了扣缴凭证管理,因此建议试点政策缴税时可暂不提供凭证,由纳税人留存相关票据,核查时备用。“筛选一批疗效确切、患者急需的靶向抗癌药等治疗药品,纳入国家应急物资保障体系,一旦出现重大公共事件,这些药品与救灾物资统一调配和供应,保障癌症患者正常及时用药”——全国人大代表、贝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丁列明将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提出《关于统筹推进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和国家癌症防治行动的建议》。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由于医疗资源紧缺、就医信息不对称、交通管控、群众居家隔离、物流渠道匮乏等因素,癌症患者的诊治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特别在疫情严重的湖北省,医疗机构的抗癌药品储备无法满足需求,药企配送的药品不能及时进入等问题突出,很多患者面临缺药、停药,还有不少患者已入组新药临床研究项目,但无法到医院随访、取药。”他建议,进一步提升国家癌症防治行动的卫生健康战略地位,由国务院领导牵头成立国家癌症防治工作委员会,加强统筹协调和综合指导,确保各项措施落实,特别是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发生时能统筹纳入应急救援体系,调动各方面力量,保障癌症患者得到及时救治。

                                                                  同时,统筹建立国家应急物资保障体系,将疗效确切、患者急需的抗癌药纳入。“当前我国储备药品多为抗生素、抗病毒等应急药品及医疗设备,抗癌药作为癌症患者的必需药,亟待作为应急物资纳入保障体系,以备突发重大公共事件时使用。”丁列明建议,把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和推进国家癌症防治攻坚行动结合起来,筛选一批疗效确切、患者急需的靶向抗癌药等治疗药品纳入国家应急物资保障体系进行采购、储备和区域布局。一旦发生重大公共事件,这些药品与救灾物资统一调配和供应。对纳入的抗癌药进行大数据与互联网监控,通过科学模型测算各地的库存最低值和警戒值,动态调整储备品种和数量。

                                                                  朴明守说,为防止新冠疫情的流入与传播,朝鲜将卫生防疫体系转为“国家紧急卫生防疫体系”,中央紧急防疫指挥部指挥各级卫生防疫部门在全国迅速开展防疫,通过医学隔离、卫生宣传等工作维持稳定的防疫形势。

                                                                  周延礼、孙洁在提案中表示,在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政策试点过程中,上海、苏州等试点城市反映,试点中存在着税收抵扣流程繁琐、缴费模式缺乏灵活性、参保人和企业人力部门体验不佳等问题。更为重要的是,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试点政策部分条款与2019年起全面实施的新个税法存在不相符的情况,建议修改。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为解决癌症患者的诊治、复诊和购药问题,部分省市采取了一些有效措施。如浙江推行“互联网医院”(患者在线复诊,药品配送到家)、执行“长处方”(延长至不超过12周)政策;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开展线上服务进一步加强湖北疫区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鼓励互联网医院、互联网诊疗,重点向湖北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及药品配送服务。丁列明建议,将这些惠民措施在全国推广、长期延续,并进一步健全癌症治疗保障体系,完善互联网医疗、远程医疗等的监管标准,确保公共事件发生时癌症患者能正常就诊和购药,允许医生根据患者实际开“长处方”,并打通医院和药店医保报销渠道,对不便赴医院开处方的患者执行“先购药再报销”,在规定时间内凭药店购药发票报销。朝鲜中央紧急防疫指挥部成员、国家卫生检疫院院长朴明守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书面采访时表示,全球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朝鲜尚未发现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朝鲜抗疫成功之处在于高层重视并及早开展严格防疫措施。

                                                                  (三)试点政策适用对象问题。试点政策的适用对象为“取得工资薪金、连续性劳务报酬所得的个人,以及取得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承租经营所得的个体工商户业主、个人独资企业投资者、合伙企业自然人合伙人和承包承租经营者”。新个税法将“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及特许权使用费所得”合并称为“综合所得”;将旧税法下“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和“对企事业单位的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合并为“经营所得”。根据新个税法归并所得类型的规定,同时为了进一步扩大政策效应,支持 “第三支柱”发展,建议将试点政策适用对象扩大到所有取得个人所得税应税所得的居民纳税人。

                                                                  新京报讯 针对个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政策试点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副主任周延礼、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委员孙洁在联名提案中表示,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试点政策部分条款与新个税法存在不相符的情况,建议在所得类型、税率、试点政策适用对象、凭证扣除等四方面进行修改。其中,在税率问题上,建议重新测算领取环节的税率,适当降低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领取时的适用税率。

                                                                  (一) 所得类型问题。试点政策规定个人领取环节以“其他所得”项目征收个人所得税,新个税法应税所得项目删去了“其他所得”,建议修改原“其他所得”的表述。

                                                                  如何针对上述问题进行修改?周延礼、孙洁给出了四方面的建议: